顶点qq的红包群号码大全 > 三国重生马孟起 > 第一三〇章 凉州军夺取郁林(十六)

第一三〇章 凉州军夺取郁林(十六)

?热门推荐:
????所以说姓什么的话,其实也重要啊,至少在很多人看来就是。因为孙韶姓孙,他这个就被不少人重视,很正常。不姓孙的话,那么他怎么都没法和凌统比,可他姓孙,这个本事比凌统差点儿,但是在亲近孙策上面,这个都是族人,那就不用多说了。是啊,凌统本事有,还是后起之秀第一人,可他不姓孙,这个和孙韶比,那么显然就是后者占优势,那是一点儿没

????错。所以说在他自己那儿,孙韶没那么看重自己到底姓什么,但是其他人不那样儿,哪怕都知道孙韶不姓孙,他这个是从他伯父那儿来的,不过这个重要吗?确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孙策亲自给他伯父和他都加到了孙氏族谱里,这事儿才最重要,那是。是啊,自己主公亲自

????给以前不姓孙,之后赐姓孙的加入到了孙氏族谱,这个在很多人看来,是孙策要重用孙韶的意思。当然了,这个不是绝对的,可自己主公要没那个意思,他们绝对都不是,就是那样儿。要不然的话,他是没把其他人给加到族谱里,就加了孙韶和他伯父呢?这个确实能看出

????来一些东西。所以说孙韶没那么重视,可确实,有人看重啊,很正常。可能谁都是一样儿想法吗?显然不可能,你这么想,我那么想,如此。孙韶的话,他多说也是知道点儿,那是。但自己这个,那是自己主公的认可,他是如此认为。当然了,也是为了自己伯父,自己主公的意思,那也是感谢自己伯父了。其他的,自己更多是靠自己伯父闯下来的,而自己本事是

????有,但是这个名儿什么的,都是自己伯父的,而不是自己的啊。确实,他也知道,自己本事是可以,但是江东军中超过自己的,那可多了。当然了,就以后起之秀来说,也就是凌统,还有两个,也就那样儿。但是哪怕如此,他觉得自己也是当不得自己主公那样儿。所以最后

????无非就是自己主公感念自己伯父,所以说那么做了,也算是收买人心的手段,这个很正常。而如此一想,孙韶确实也就明白了很多,自己主公那么做了,更多不是为了自己什么的,而是为了总体,毕竟收买人心的目的达到了,那么其实就够了。至于说自己如何,至少不会说

????背叛啊,那是。自己也姓孙了,可以说和自己主公和孙氏,那绝对是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”,一点儿都没错。所以其他的不说,至少孙韶确实,不会背叛孙策什么的。当然了,其人自然有自己的想法,都正常。不过孙韶更知道,自己这辈子基本上也是脱离不了江东军了,但那都不是什么大事儿,至少在己方这儿,有己方一日,就有自己的一日,那确实都没问题。

????而自己也不至于说一定给自己主公给己方尽忠,那都不用,至少现在没问题。以后的话,那就看具体情况吧,如果是需要的话,自己那么做了,也并不是不行。比如说自己成了自己主公的嫡系,那么自己唯死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,凉州军来灭己方了,自己尽忠了,没事

????儿。当然了,如果自己成为不了自己主公的嫡系,那么自己也不用那么做了,这个活命挺好,真的。至少孙韶没想过己方江东军能赢了凉州军,连说他们来灭己方来,己方都挡不住呢,所以说他没那么乐观,更没什么信心,都正常。可以说连兖州军出手保住己方,这个孙韶都没觉得己方一定能不被凉州军灭,这个确实是不一定了,那真是,所以说这个也确实……

????这个孙韶如此想,其实也算是江东军大多数人的想法,也正常。所以说他们本身就那么样儿想法,这个就得说是他们一样儿没信心也不乐观。所以不能说孙韶就是如此想法,应该说江东军没几个就是和乐观,没谁就是那么有信心的。从上到下,从孙策开始,他就不那么乐观,也没那个信心。孙策因为是当主公做老大的,所以也确实,他不会表露出来太多,那是。

????所以说孙策都那样儿,那么就更别说是他手下的了。就是,江东军将士那儿,那确实都和自己主公也没大区别,不过他们也是,大多不表露出来什么,是。毕竟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儿,所以说能不显露的话,他们都不会那样儿。而对己方将领、谋士来说,那实际是没什么,主

????要他们是不想让己方的士卒看到,这个也是。毕竟将领还有谋士,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,这个就算是看你再如何,都不会影响到他们太多,这个是。可士卒却不同了,你要真是表露出来点儿什么,让士卒看到的话,那么影响绝对不会好,而且还可能很大,就是,所以这……

????他们这就有顾虑,不管说是士卒如何想法,至少不能让他们看到自己这些将领消极情绪,这个肯定是。对江东军将领来说,他们大多和自己主公想法也没区别,所以说不可让士卒看到太多,那样儿确实是没什么好处,所以就不能表露出来什么了。确实,看江东军那些将领,谁也没在己方士卒面前表露出来什么,他们就想要看到点儿东西,那确实也是看不到太多啊。

????确实,毕竟哪怕是江东军的将领,也包括那几个谋士,都可以说是绝对经验丰富,那是一点儿都没错。如果说轻易就能让士卒看出来不少东西的话,那么这么多年来的军旅生涯,这么多年的经验,他们都白混了,真的。所以说这个也是,为什么人家是将领,是谋士,而你

????就只是个普通小破士卒,这个中间的差距,那还是不小的,人家就是有本事啊,一点儿没错,你一个普通小破士卒,那就不用多说了。所以说必须承认,士卒就只是士卒,那还是不能和将领还有谋士比的,确实啊。他们要有那个本事,要是不小的话,那么也成将领、谋士

????了,确实。是啊,这个如今了乱世,更多是靠你本事,那没错。当然了,你要是有个不错的头脑,肯定也是有用的,甚至有大用,那是。所以说这个你可以没大本事,应该说真正有本事的是少数,而有大本事的那更少了,是。因此,这有个好头脑,确实是很重要,那没错。只有聪明人,才能说更好适应这个乱世,在乱世中能好好活下去,就是。傻子的话,基本上

????都死绝了,乱世活下来的,可没几个傻子啊,是吧。所以说聪明人的话,那怎么都是有市场的,确实。傻子的话,那就算了吧。如今来看,士卒能活下来的,尤其是老卒,那基本上都是聪明人,没错。傻子的话,活不到现在啊,可不是。不过老卒经验是有,可他们一样儿

????是看不出来太多,看不出自己将军的具体想法。不过毕竟是某个将领或者谋士的部曲,这个一点儿没错,所以说他们多少也是能知道自家的将军、先生都什么想法,能猜到一点儿,多了就不知道了,毕竟是什么想法都可能有啊,正常。不过己方对上凉州军,这个,江东军士卒都不觉得己方有什么能赢的,就看如今的交州战事,己方是能守住,可能守住几日?那

????确实是不知道了。是啊,多了少的了,那都没准,确实。表现好的话,可能守住个十日半个月的,甚至还要多点儿,那正常,并非就不可能。可要是表现不好,就凭己方那人马的战力,在交州的土着士卒那水平,确实是挡不住人家凉州军太多时日,真的。当然了,不管是多是少,己方将领和士卒肯定都会尽力,那没错。不管最后结果如何,他们都是尽力了,只

????要是没大错,那么自己主公就不会处罚他们什么的,没错。凌操父子不已经回来了吗,看他们如何,就知道自己主公怎么样儿了。说起来父子俩肯定没错误,所以说守住城池那么久,说起来还算是有苦劳呢,真是。这个就算是没什么功劳,可确实是有苦劳吧,那都没错,所

????以……那么其他的县城主将,也包括一郡的太守,都得像他们父子俩那样儿,多了不敢说,可尽力是一定的,然后也不会犯错。所以说基本上都得和凌操父子俩学习,那是。不过这个也算是好事儿了,真的。至少让孙策让江东军将领谋士一看,好像还都是对己方利多弊少啊。

????所以说孙策和江东军的将领谋士,他们确实也是都想过了。在交州的那些个将领,别的没有,但是都算是聪明,都不傻,而且是知道该如何做,毕竟连模仿你总是会的吧。所以说有了凌操父子俩的例子,他们估计是不知道凌操父子俩回到扬州后如何了,但是不妨碍他们知道凌操父子俩在番禺都是如何做的,那是。有了他们俩的例子,那么其他人自然知道该如何

????做了。马岱再一次带兵己方人马,跟着自己主公他们回了大营。对他来说,也确实是很多日没这样儿了,毕竟之前他都是自己带兵去夺县城,自己主公根本没跟着啊,所以他这到了桂林才这样儿,之前那些时日都是他自己了,自己当主帅。不像现在这样儿,自己主公是亲

????自带兵来桂林,之后拿下桂林了自然要进攻郁林治所布山,等什么时候占据了布山,之后估计自己主公八成不会自己再带兵了,八成还得交给自己,这个很正常。可现在的话,终究是没到时候呢,那可真是。不过马岱也是不期望那些,他倒是想能早日占据城池,那是没错。

????回了己方大营,马超知道,又是半日加一个晚上的休息,对己方来说,那是必须的,也是很好的,都没错。在中军大帐中,他是简单总结了一下今日战事,哪怕是试探,可也是说了几句,简单说的。说到马岱的时候,马超特意说了,今日伯瞻是表现可以,明日再接再厉。他总是这么一套,只要说马岱表现好,基本上马超都是这么说。其人表现要是差点儿的话,

????他就绝对不是这个话了。可能是说一下地方,更多的是什么都不说,这个更符合马超的性格作风,很正常。真说起来,他是不怕什么,自己和马岱不光说是相识那么多年了,更是同族的,这个非常重要,可以说自己哪怕说其人几句,其实也起不到什么反作用,而更多的,

????马岱会反省一下自己,到底说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。但是马超不想那么做,他觉得那么做了,其实也没大用。这个不是一定的事儿,也就是说,他听自己说他,能反省,有那个几率,可也是有当耳旁风,一点儿用都没有,这个也是,并非没可能,反而一想的话,还有很

????大可能。是啊,马岱什么性格,马超太清楚了。其人的话,大多还是能听自己的,那没错。可不代表永远都那样儿,而且很关键的一个地方,就是马岱觉得他自己做得到底如何,自己所说到底如何,这么两点非常重要!如果说自己所说,他觉得没什么道理,或者就没什么用,那么他绝对不会听自己说什么,就当是没听到了,这个自己知道。不过这个怎么说呢,马超

????不会觉得好,但是总比马岱认为自己做得没什么不好的,甚至就表现可以,对什么的,那样儿马超是觉得更麻烦。尽管那样儿的事儿,真说起来,基本上是不可能了,但是基本不可能并非就代表肯定没有,没有那么肯定,没有那么绝对,这个是一点儿没错,所以说这……

????因此,马超这个当主公做老大的,他是觉得认为能不说什么,就尽量不去说,这个自然就是那些不太好的话,这是。